钝感

闷热,

连蝉鸣都没有。


脚踩单车的少年用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,看着机动车一辆一辆地,从自己身旁经过。

发动机的轰鸣声似乎震透耳膜。

只剩下燥热的风猛烈地拨动着前额早被汗浸湿的碎发。


路旁摆放着的是被碾碎的,

猫的尸体。

无人经过,无人在意。

似乎已黏在那里百年。


「ぐぇ」


少年好像是要吐般,又好像是怜悯般他别过头去,

但继续用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。


汗似乎滑下,又似乎被衣服吸去。



-



“不走不行”


他想,


“你在等我”


他想。


但远方似乎又空无一人。



-



少年继续前进着。


似乎漫无目的,

但他又的确在追寻着什么。


双腿麻木地不停蹬着脚踏。

似乎只有费力吞吐着空气的声音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
「はぁ」


他呼气,


「はぁ」


吸气。


仿佛一切都无意义。



-



你曾经在这里,

你曾经拥抱荆棘。

你曾经_______。

________。



-



少女曾说,


「 。」


少年曾说


「好」








但你似乎未曾存在过。








完。







-




在闷热夏天骑着脚踏车寻找着什么的少年与他的友人的故事。


即使如此,黑猫与花狗的故事仍被继续。


20170704

-







七月初半夜瞎写的短篇。
大概是少年系列的终章。

评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Poodle. | Powered by LOFTER